八成是哪个不负责任的主人,丢掉的,这种事司空见惯。

  帝莘随手就要放下叶凌月。

  哪知道,这小家伙却紧紧抓住他的手指,不肯松手。

  帝莘,真的是帝莘。

  叶凌月内心的震撼难以用言语形容。

  他没有认出自己。

  也对,自己眼下这副模样。

  也许白天……白天也认不出来。

  她眼下可是凌月,八十公斤的女高中生。

  叶凌月有些无奈。

  “我脾气不好,松开。”

  帝莘斜眼,瞟了眼小奶猫。

  它可怜巴巴,用黑色的大眼睛望着自己,眼珠子好像还有一层水雾。

  帝莘却是冷冰冰丢出一句话。

  叶凌月依旧不松手,直到帝莘把目光落到了叶凌月身后的血迹上。

  留意到小猫的表情,帝莘嘴角扬了扬,可很快,他的神情就变得眼熟起来。

  尸体不见了。

  叶凌月这才松了手。

  眼前的男人,虽然面容和帝莘一样。

  可她觉得他,判若两人。

  他身上,有很重的杀戮的气息。

  她可以断定,那蝙蝠是他杀的。

  帝莘查看了血迹。

  “果然已经死了,只是内丹……”

  没有发现内丹。

  帝莘皱了皱眉。

  看了眼身旁那只小白猫。

  他有些怀疑,不过对方身上没有妖气,应该不可能私吞了内丹。

  还是说,他高估了那只翼妖,对方根本只是只小妖,没有形成内丹?

  在黑夜中站了片刻,帝莘抬脚就往前走,朝着不远处的公寓走去。

  叶凌月迟疑了下,跟在他后头。

  “帝少,这里有您的快递。”

  保安室内,保安显然是认得帝莘的。

  他送上一个包裹的很是严密的文件袋。

  “帝少,您养宠物了?”

  保安好奇道。

  帝少是半年前住进公寓的,他为人非常低调,每天都是早出晚归,一个人住。

  他长得好看,公寓里几个单身的白富美都对他有兴趣,暗中打听他的消息,结果愣是一点血消息都没打听出来。

  只听说,他家境富裕,到东南市只是暂住。

  帝莘睨了眼脚旁,那白色的小野猫跟在他脚边。

  它腿短,跑起来速度尤其慢。

  “滚出去。”

  出于职业的本能,帝莘不喜欢带毛的东西,他一脚就把叶凌月给踢了出去。

  咕噜噜滚了一圈,叶凌月滚到了公寓外。

  “帝莘!你死定了!”

  叶凌月又气又急,眼睁睁看着帝莘那小子迈开大长腿,朝着电梯走去。

  她真的要被气到了。

  一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郁闷感油然而生。

  电梯停在了16楼。

  帝莘走出电梯,他在电梯口停留了片刻,看了眼对面的门。

  1601。

  刚才,翼妖被自己打伤坠楼, 1601的住户很可能目睹了。

  不过……对面住着的是个女高中生,夜里从未见她出来过。

  帝莘看了眼手机,十点整,正常的学生这会儿应该已经睡了才对。

  他打开指纹锁,将那一口黑色的口袋带了进去。

  门,关上的一瞬,一团白影嗖的蹿了进来。

  “!”

  帝莘有些意外,盯着连滚带爬,钻自己家门缝的那只野猫。

  “又是你?”

  帝莘有些头疼的揉揉眉心。

  他讨厌有毛的东西。

  一定是保安觉得这小东西可怜,放它进来的。

  它还冲着自己又叫了两声。

  虽然那叫声,听上去奶声奶气的。

  不过帝莘可以感觉到,对方是在凶自己。

  “啧,真是麻烦。”

  帝莘眉头一扬。

  这只猫,难道还懂得人性,不会也是妖吧?

  他盯着野猫,野猫盯着它。

  有好几个瞬间,叶凌月都以为,帝莘会直接拧断自己的脖子。

  “只有午餐肉罐头。”

  哪知,一人一猫僵持了片刻后,帝莘转身走进了厨房,他拿出了一个午餐肉罐头。

  工作的缘故,他每天面临大量的的杀戮。

  杀一只野猫,他还没那么冷血。

  叶凌月睨了眼午餐肉罐头,一脸的嫌弃。

  帝莘却没有好脾气伺候野猫,脱下外套,将黑色塑料袋丢在角落里,朝着卫生间走去。

  卫生间里,很快传来了冲洗的声音。

  叶凌月将午餐肉罐头推到一旁。

  趁着这个机会,她打量着帝莘的公寓。

  刚才保安管他叫帝少。

  果然是帝莘。

  刚坠楼的蝙蝠是他杀的。

  那就是妖?

  叶凌月还是第一次意义上接触这个世界上的妖。

  她忽然明白了帝莘的身份。

  狩妖人。

  帝莘是个狩妖人。

  那自己送上门来,不就是羊入虎口?

  叶凌月忽然意识到,自己犯了个大错误。

  她蹑手蹑脚,就准备开溜。

  身后,脚步声再度响起。

  看到叶凌月的动作,帝莘的眼眸里一片冰冷。

  “不喜欢吃?长那么胖还挑食。”

  帝莘打量着叶凌月,他当然不是好心收养这只猫。

  而是这只猫,实在有够可疑的。

  既然进了他家的门,那就姑且先养着。

  说罢,帝莘就折身走进了卧室。

  清晨四五点,晨曦才刚显现。

  叶凌月有些困,睡得昏昏沉沉。

  吞了那颗内丹后,她就感到体内一阵暖融融。

  只是出于警惕,她没敢睡着。

  四五点,帝莘就起了身。

  他找出一灌午餐肉,丢在野猫身旁。

  “我白天不在家,你不要乱跑,否则……”

  说罢,他递给叶凌月一个警告的眼神,这才穿了外套离开了。

  六点前后,偌大的公寓里,叶凌月一脸的无奈。

  她总算会恢复了人形,她随手拿了一件帝莘卧室里的衬衫,离开了公寓。

  上午八点,华岳高中,高二(9)班。

  第二堂课和第三堂课的间歇里,辛霖瞅瞅上午开始就趴在课桌上不肯起来的叶凌月。

  “你昨晚去做贼了不成,睡了两节课了。”

  辛霖纳闷道。

  的确是去做贼了。

  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那一颗内丹的缘故,她的体内,一直感到暖融融的,让她不觉犯困。

  四肢百骸间,一股力量不断冲刷着。

  这种感觉,对于叶凌月而言,倒是不陌生。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神医弃女:鬼帝的驭兽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史上最强赘婿只为原作者MS芙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S芙子并收藏神医弃女:鬼帝的驭兽狂妃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