县衙之上,当堂杀官。

  这种事古往今来都很少,几乎每一次都会被写在史书上。

  杀官这个词,一向和造反联系在一起,因为官员乃是朝廷象征,是封建王朝的权力体现,所以杀官属于目无王法,既然目无王法还不算造反吗?

  今日顾天涯冲冠一怒,为了朋友血溅五尺,爽是肯定很爽了,但是他摊上大事了。

  世家一方,无不大喜。

  “哈哈哈哈,好啊!”

  陡然有人放声大笑,突然大声喊了一句好。

  随后只见这人越众而出,伸手指着倒在血泊中的孙昭,突然由笑改哭,仿佛仰天质问,‘悲愤’道:“上苍啊上苍,您且开眼看一眼,我世家一族传承千载,劳心劳力一心为民,保家卫国,治理地方,身为汉家脊梁,撑起民族傲骨,然则我们付出这么多,得到的回报是什么?是死啊,是被人当堂给打死……”

  这货仰天大哭,像是真的心生悲切,嚎啕又道:“可怜孙昭吾弟,实乃一时俊彦,只因他一身正气不愿低头,竟然被人打死在县衙之上,他可是县官啊,他正在问案啊,他身上还穿着官服,结果却被人直接给打死……”

  这尼玛绝对是个好演员,就是演的有点太不要脸。

  李世民脸色阴寒,陡然冲着这人冷哼一声,道:“卢照云,你有点太过了!”

  他身为秦王已然发话,天策府大将必然帮腔。

  只见段志玄猛然啐了一口,骂骂咧咧的道:“今日在场的都是明眼人,你这么嚎啕大哭演给谁看?娘卖皮,真不是玩意!”

  旁边张亮同时开口,满脸杀气道:“我和阁下无冤无仇,阁下为何要把我当成傻子哄?”

  最后是秦琼缓缓开声,黄脸汉子明显带着怒气,沉声道:“汉家脊梁这个词,世家恐怕配不上,至于保家卫国,撑起民族傲骨,我倒是很想问上一句,当年五胡南下的时候你们在干啥?似乎骨头比谁都软,似乎跪的比谁都快……”

  一连四个人,全都发出声音,这一刻,天策府力挺顾天涯。

  但是那个卢照云昂然不惧,反而继续嚎啕大哭,口中不断喊冤,要让上苍开眼。

  其实谁都知道他喊冤是假的,让上苍开眼也是假的,他的意图极其明确,无非是要把顾天涯的杀官罪名给坐实。

  昭宁陡然一声厉喝,俏脸带着浓浓煞气,森然道:“卢照云,你再哭一下试试看,休怪本公主给你提个醒,所有人都知道我的脾气很不好,河北道匪患横行,而且靠近草原突厥,倘若你们今天全都死在此处,天下人得到的消息只会是匪患作乱……”

  言下之意,不说自明,若是卢照云再敢演戏,她就把今日到场的五姓七望全都杀了,然后对外宣称,死于匪患作乱。

  这个威胁很有力度。

  这才是真正的李秀宁,杀伐果断狠辣无比。

  如果对方把她惹毛了,她真有可能玩一手绝杀。

  那个卢照云果然有些担心,几乎是瞬间止住了哭声,他脸色略显难看,叹口气道:“唉,女人就是麻烦……”

  女人确实麻烦,因为不愿讲理,哪怕他卢照云演戏演的再好,遇到怒火冲头的女人也是白搭。

  但是,他也并不是特别畏惧昭宁的威胁!

  因为,五姓七望并不是那么容易能杀的。

  自古至今,世家强横,不但有钱有粮,而且养着私兵,比如现在的大唐李氏,当初也只是世家而已。李渊为什么能够起兵谋反?那是因为李家本来就养着私兵。

  当今五姓七望,和那时的李家差不多。

  今日到场的乃是七大门阀代表人,几乎每一个门阀都是庞然大物,不但分支绵延,而且把持地方,家里养着私兵,暗中资助匪患,实力堪称强横无比,未必会比皇族差多少!

  倘若昭宁今日真敢杀人,那就代表着李家和所有世家撕破了脸。

  那将会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。【注:这才是真正的唐初历史,世家强横之时甚至看不上皇族,比如李世民想娶世家女,结果人家不愿嫁】

  由于昭宁的突然威胁,眼看今日之事就要谈崩,但是李家三兄妹何等人物,岂会让事情真的谈崩?

  世家一方同样精明,自然也不会让事情谈崩,否则大家直接掀翻桌子不玩了,无论皇族还是世家全都没好处。

  自古权和利,人人皆想夺,若是彼此实力相近,各退一步守个平衡!

  所以这时候就得有人站出来打圆场了。

  干这事,李家擅长的很,大唐太子李建成,出了名的老好人。

  至于世家那边,同样有人站出,忽然朝着李建成拱了拱手,恭敬道:“太子殿下,谈一谈否?”

  “呵呵呵呵!”李建成未曾开口先是发笑,随后才满脸敦和的上前两步。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在大唐有后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史上最强赘婿只为原作者山下出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下出水并收藏我在大唐有后台最新章节